移祸中国,是美国倒打一耙的手法

时间:2021-09-05

  移祸中国,是美国倒打一耙的手法

  【鸣镝】 

  多数西方国家政府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中的表示令人大喜过望,西方资本主义世界连续十余年的经济危机也在疫情中恶化。美国拜登政府从上台伊始就踊跃地“指挥若定”,用意转移公共舆论焦点,弛缓公众对政府危机治理的不满。这是紧紧掌握信息传播主导权的西方国家政府,尤其是美国政府善于且惯常的伎俩。

  2020年以来,覆盖资本主义国家的公共卫生危机阴郁与此前就始终存在的经济危机交错在一起。然而,限度与隔离政策出台后的经济消退只是重创了最为衰弱的部分,对那些巨无霸公司无甚影响,后者自2020年以来甚至获得了“一飞冲天”的事迹。因而,这场危机正在发生将残余价值从新调配给最强至公司的作用。从地区的角度来看,国民出产总值的恢复也是不均衡的,落伍地域的复苏难度更大。

  资本主义国家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办法,体现了对大公司的利润和制药公司的扩大的关注。这些已经在美国甚至欧盟内部得到了证明。而那些财政才能较弱的国家,简直完全被消除在疫苗议程之外了。

  意大利的公共卫生体制,早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就在从前多少十年中受到新自在主义改造的重大损坏。更蹩脚的是,意大利政府也不兑现疫情暴发后所作出的承诺。只管在疫情暴发伊始,医护人员被称为“好汉”并得到将被永恒雇用的许诺,但直到今天,仍有很多医护人员的工作是不稳固的。这导致意大利的病院不仅缺少床位和重症监护资源,还严峻缺乏专业的人力资源。此外,所有其他需要增强以更好地应对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公共服务,例如公共交通和学校,都和本来截然不同,无任何改良。所以,意大利公众对政府的信赖度一日不迭一日,这并不是什么值得惊奇的事。

  接种疫苗,是尽快走出新冠肺炎大流行引发的系列危机的最佳计划。在意大利,被同意的两款美国疫苗已被证明是最为昂贵的,欧洲的阿斯利康被暂停接种,而中国、俄罗斯和古巴的疫苗仍未获准进入意大利。可怜的是,意大利还较普遍地存在谢绝迷信的蒙昧主义,甚至构成了一股“拒绝疫苗”的潮流。

  咱们在社会主义国家看到了完整不同的一番气象。在中国,公共卫生体系对人民是友善的,不以谋取利润为目标。家喻户晓,这个国度破费了大批的人力跟财力抗击疫情,这是一场发动全部国民的战役。西方媒体还散布过中公民众抗议隔离的图片,后来很快被证实是虚伪消息。在西方应答新冠大风行的失序眼前,这种信息炒作手腕转瞬就失败了。

  在疫情暴发初期,意大利的卫生系统确实陷入了瓦解地步。许多民众十分赞美来自中国、俄罗斯和古巴的医疗救济队对身处危急之中的意大利医护职员伸出援手。因此,良多意大利民众已经可能看清谁在应用大流行获利,谁在忘我地辅助他国的人民。然而,资产阶层的舆论依然试图玷辱这些行为,称之为亲共产主义的“煽动”。因为大众对这种宣扬并不买账,炒作再一次遭受失败。

  当前,拜登政府从病毒溯源入手,不仅企图将义务归罪于所谓中国辨认病毒迟滞,甚至诽谤中国制造并传布病毒。为到达这一目的,拜登政府拒绝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国的结合考察成果,高调声称重启调查,发动更激烈的舆论攻势。这显然是针对中国的举动。意大利有句俗语:“第一个打鸣的母鸡,才是下蛋的母鸡。”用来指那些倒打一耙、掩人耳目之人。

  然而,意大利最存在影响力的媒体,很快就屈从于美国的魔幻叙事作风,不断流传混淆黑白的内容。

  例如,意大利国家播送电视台的《直击现场》栏目今年3月29日以博人眼球的“诡计分析”之名,对中国进行了一系列毫无依据的指责和隐射。节目所引用的所谓科学数据,与其发起的责备并没有任何相干性。这是一档被操控的节目,完全否定了中国在抗击疫情中的成就和积极作用。

  又例如,意大利《共和国报》今年8月7日援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新闻,以“美国手中控制了武汉新冠病毒溯源的机密”为题整版炒作所谓“武汉的秘密”。不幸的是,西方国家媒体往往就是通过这样的叙事方法、这种制作新闻的伎俩,来吸引大众的关注。

  与此同时,一些有知己的意大利学者和视察家一直尽力通过提出准确的问题而更有逻辑地去察看大流行,推进公家回归感性。对此,我们应当关注三位英勇的意大利学者——达涅莱·布尔吉奥、马西莫·莱奥尼和罗贝尔托·斯多利,他们对新冠肺炎疫情进行了溯源,所提出的证占有力地指向了美国。但是,意大利只有少数网站宣布了他们的调查讲演。要晓得,这项调查源于一份在意大利颇受欢送的请愿书,它请求对中国本土以外的其余高等别病毒试验室也开展调查。然而,议会中的政党更乐意接收美国的态度。这部门是因为“唯美国马首是瞻”的习惯,局部是由于恐惧,由于反对以美国为首的媒体所杜撰的中国实验室泄露病毒的“新闻”是须要勇气的。

  但是,本相总有浮出水面的那一天。届时,美国不知又将使出何种伎俩,以持续自我粉饰、自我开脱了。

  (作者:阿尔贝托·隆巴尔多,系意大利巴勒莫大学统计系教学;译者李凯旋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习近平新时期中国特点社会主义思维研讨核心特约研究员) 【编纂:张奥林】